零在数学上是用来表示「无」,但对NIKE来说,零是代表着开始,意味着最初的想法。零成就了Nike Air Max Zero,在29年前画在纸上的想法,影响了近30年的创新。它虽然未能成为第一款Nike Air Max产品。但是没有它,就没有Nike Air Max 1。

当时Nike已经推出了Nike Air,在跑步爱好者中大受欢迎。但是Tinker Hatfield明白这还不够。足底的空气感还需要延伸以加强感觉。因此,Tinker Hatfield拿起纸笔,开始设计。

“没有什幺指示或研究,就是一个简单的发现。我想:‘为什幺我们不能设计一款令人兴奋的全新跑鞋,向世界展示什幺才是真正的Nike Air呢?’” Tinker Hatfield说。

从无到有,第一双AIR MAX 的传说

接下来Tinker Hatfield去了巴黎旅行,参观了庞毕度艺术中心,受到了这座建筑由内向外独特设计的启发。回到奥勒冈后,他坐下来,在一款革命性的跑鞋上,赋予了可见式气垫的概念。Nike Air Max 1的设计并非一次成型。相反,它是数次反覆设计的结果。最早展现气垫鞋垫理念的是Air Max Zero。Tinker Hatfield并不知道这款设计多少年后才能实现,他只想设计一款具备最佳舒适度和性能表现的必备鞋款。

他将鞋面设计得舒适合脚,没有鞋尖包边的鞋面,借镜了1985年推出的Nike Sock Racer的设计。设计草图上还包括一个不含脚跟稳定器的外部鞋跟环形护带。直到1991年推出Nike Air Huarache,这一设计理念才为人所见。

“这种设计出现在Huarache之前。有点像环绕脚跟和脚跟骨的凉鞋设计,”Tinker Hatfield回想起他最初的设计时说道。

“在很多方面,它都超越了当时的时代,“Tinker Hatfield说到,“并不仅仅是外观,还有它的构造。当时能提供给我们的技术和材质都不够先进,无法实现最初的想法。”

从无到有,第一双AIR MAX 的传说

Tinker Hatfield被迫重新诠释他的设计,这才有了Nike Air Max 1。 便引发了跑鞋产业的变革。可见式气垫很快从跑鞋运用到了篮球鞋上。在受到众人肯定的同时,却忘了Air Max Zero,它只是Air Max现象的一个注脚。然而在一次对Nike档案室的访问中,这一切得到了意外的改变。Air Max Zero的手稿已被遗忘在档案室中29年了。直到有一天Nike Sportswear设计团队在为庆祝即将到来的第二个Air Max Day寻找灵感时,无意间发现了这个有趣的手稿。

“我们将会举办Air Max回顾展,展示包括一些从未见过天日的早期原型和样品,”负责把Air Max Zero变为现实的Nike设计师Graeme McMillan说道。“就像是在进行考古挖掘,因为除非你能挖到,不然有些东西你永远看不到。”

“这个手稿从未被完全实现,” Graeme McMillan回忆道。“我们认为,如果能与世界分享,并让人们了解Nike的发展是很棒的。”

从无到有,第一双AIR MAX 的传说

Graeme McMillan立即注意到了在鞋内筒和非传统的鞋尖上的Huarache和Sock Racer痕迹。同时他也感到背负在肩上的压力,他意识到需要重新诠释Tinker Hatfield的手稿,并让它成为现实。在开始设计时,两大设计师会面,Tinker Hatfield向Graeme McMillan进行了全面的讲解,强调了他最初的设计意图是达到最佳的舒适性。

为了保证草图成为现实,实现Tinker Hatfield的目标,Graeme McMillan提高了製作要求,加入了最新的Nike创新。这些创新技术包括在最新推出的Air Max 1 Ultra Moire 上使用的Air Max 1 Ultra外底,其钻孔Phylon中底结构和能够减少体积又不失支撑性的热熔鞋面,以及能够帮助打造特别的鞋尖又不失透气性的单丝纱网。这些技术的使用实现了Tinker Hatfield最初的理念。

[info]

Nike Taiwan